用第一人称爱国

141次浏览 已收录

  早春的一天,我到当地(美国某地编者注)高中的运动场跑步。那天运动场上仅有几个当地居民在练习,看台上却坐着不少人。我心里乖僻:难道我们都来看我跑步吗?跑了几圈后我才发现,两个高中球队进场,马上要初步比赛。一场小小的比赛,100多号观众,还要先唱美国国歌,而且不是放录音,是请一个高中的歌手唱。他动静一起,全场肃立,我们手捂胸口,对着美国国旗跟着唱起来。操场上练习、散步的几个居民,包括一个修整场所的工人,都停下来对着国旗肃立。只需我一个人在那里吭哧吭哧地跑步,那份尴尬,至今浮光掠影。这是我在美国日子的一个典型履历。美国人的爱国情怀之剧烈、自觉,实在超出我的预料。

  。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女儿一天六合长大,她的履历使我有机遇观察到美国是怎样培养孩子对国家的认同的。小女5岁上幼儿园那年,就在学校学会了对国旗立誓,她知道要先把手放在心脏一侧的胸口,但是忘了心在哪边,便着急地问妈妈:我的心在哪里?我们一边笑一边摇头:连自己的心都找不到,你怎样可能有爱国心呢?等小女上三年级时,情况就不相同了,她初步学习前史,则是我们小时候闻所未闻的。一天,她拿回作业请妈妈帮忙。他们正在学习美国建国的前史,主角自然是那些建国之父。全班同学每个人都要介绍一个前史人物。办法是自己回去找资料,做读书笔记,然后把效果写成讲稿,面对全班同学和家长介绍这个人物,而最重要的一个规定是必须用第一人称。女儿分配到的人物是华盛顿夫人。这不只因为她是个女孩子,还因为美国的前史观念在最近几十年现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以前的前史是男人的前史,美国建国,就是华盛顿、杰斐逊、亚当斯、富兰克林等人的故事。妇女和少数族裔的人物初步为人所留心。这种新的史学观念,也逐渐渗透到对孩子的教育中。女孩子以第一人称介绍一个女性前史人物,当然也更实在些。这样凌乱的操作不可能靠孩子独立结束,学校留这样的作业,也是鼓动家长参加对孩子的教育。所以,女儿跟着妈妈到了当地的公共图书馆,把有关华盛顿夫人的儿童图书全借回家。女儿的阅读才干很强,几本书很快就读完了。但是,写讲稿时才遇到了实在的应战,这儿的要害点在于用第一人称这个要求。用第一人称,她就变成了我,这就逼着孩子去考虑:假设自己活在那个时代,将有什么感受。而且,用我来写前史,也避免了适得其反。一个不到9岁的孩子,当然无法完全体会建国之父一代人的志向和阅历。但是,他们可以用我的阅历,能了解多少就写多少。女儿在写华盛顿夫人时,希拉里和奥巴马正为争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提名吵得无法解开。女儿很快发现,第一位第一夫人,其实日子得很被逼,她的命运常常被自己嫁给谁来抉择;现在的女性则可以自己竞选总统,希拉里就是当完第一夫人要当总统的。她的另一个发现是,在乡间长大的华盛顿夫人小时候不喜欢读书,觉得这些东西对她的一辈子不可能有任何用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她竟成了第一夫人,她不得欠好各国的王后、将军政要的夫人们一再通讯,只好现学读书、写作。在我们的帮忙下,女儿毕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前史给个人供应的机遇往往超出个人的预料。华盛顿夫人小时候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会在农场度过,没有必要学读书写字,效果竟成了第一夫人。当然,华盛顿夫人即使成了第一夫人后也不可能预料,有朝一日妇女自己也可以竞选总统了。所以,现在在学校里读书,不能想当然地觉得自己不会成为数学家就不学数学了,而是应该问问自己:当前史给你供应了意外的机遇时,你准备好了没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女儿的作业总算结束了,她站在全班同学和家长面前自告奋勇:我叫玛莎华盛顿,我出生于1731年等孩子们结束了这一项作业,全年级的学生又在教师和家长的教导下表演了反映美国建国时代前史的大戏。女儿扮演一个印第安人的公主,她的同学们则分别变成了华盛顿、杰斐逊、亚当斯、富兰克林、麦迪逊、英国的将军以及各色人物的夫人等等。他们在台上谈论为什么要起草《独立宣言》,什么是生命、安闲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什么为了捍卫这种权利要使用武力敌对大英帝国,等等。不用说,每个孩子都用第一人称说话、争论。这个国家的意义,也就通过这许多的第一人称,渗入了孩子们幼小的心灵,刻画着他们对国家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