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自己是全新的

167次浏览 已收录

  背包已更新,帐篷仍是前期的帐篷。我在这个帐篷内听过急如鼓点的冬雨,也聽过千军万马般走过的杜鹃风,还曾挨过冻,曾一夜无眠。遇过触目惊心的风。油菜花盛开的新安江一晚,刚才风清月朗,瞬间飞沙走石,帐篷初步曲解变形,好像要翻转过来,像狂风巨浪里的一叶孤帆,桅杆要折断了,船顶要掀掉了,大西洋酷寒的海水要灌进来了后来才知道这是春天里的8级飓风。也遇过最美的落日和最美的云海。在贡嘎雪山前的子梅垭口,帐篷正对着雪山,帐门一拉,就能和雪山说:你好。那一夜守望云海,守望日落日出。那一夜帐篷外,星光绚烂低垂。去阿里带了帐篷,却没机遇在圣湖旁睡一晚,至今仍觉怅惘。在丹巴吉林沙漠内地走过三天,去看那些沙脊上面海浪般的图像。曾有一晚我在泥墙上倚靠着,就像撒哈拉沙漠里穿戴布衣长裙的三毛倚靠着门等着荷西归来那样,举着相机,却怎样也捕捉不到天边的月。新月曲如眉,孤孤单单的,星星悉数跳出来把我埋在沙漠里吧,我想躺在这一片星光下,餐风饮露。在额济纳胡杨林里俯视过最美的无法描绘的颜色。谁说得清楚那颜色?那颜色清楚有胀满的奢华体示着生命,有凛然的气味。在亚丁转过山,在几近没有生命痕迹的荒漠上,遇过一泓湖泊,幽静幽蓝得让人直想落泪。没有人声,没有飞鸟,只需风涤我的发,在幽静里,感应四面景象,顾虑人世的一些心意。在路上的日子,我是那么简略欢欣,也简略忧伤。各种心境在我身上汩汩地往外淌,收不住。因为在路上,我是安闲的、不拘且顽固的。没有洗脸的水,学会用湿纸巾擦拭;没有洗脚的水,学会踩踩雨水打过的草地;没有洗碗的水,学会抓一把沙擦去油腻;渴到极处,会扯一株酸草吸吮看日出日落,看月圆月缺,看山看水。我总算信赖,我本是归于田野的。在田野里,在远天远地里,在筋骨的酸痛中,在星光的绚烂下,我看到了心里的风光,和那个融会于六合,正处于无限之中的自己。那个自己,正闭上双眼,倾听风吹过的动静、草生长的节奏,领会阳光打在身上的温暖,还有,那些名贵的脆弱而坚韧的植物,慈祥而安静的气味。在路上,喜欢那些简略得不能再简略的食物,你与它们温暖相抵,它们每一粒每一滴都化身为能量和力气,再将能量和力气化作日后绵绵不朽的回想。是的,一整天奔波风尘奔波风尘,夜晚你想做的就是放平身子,好好睡一觉。有饭吃,有当地睡,非常低的要求,却被你隆重地衡量和感恩,而幸福感也在此时悄然将你叩访。许多时分带着不知道,一路匆促地行走,都没有反刍的机遇。不过,行走本身需求堆积,路上没有时间供你思量。只需像牛一样躺在黑暗里,一点点咀嚼。书上说,生命给我们最大的礼物是闻取,遇见与履历。悉数繁复的过往,在堆积后将归于安静。这是心智的老到,在此之前,我们都是没有长大的孩子。那些嬉笑怒骂、扼腕叹息、拒绝生计都是孩子的游戏,不必顾虑在心。

  。走。在太阳升起之前,前行。我希望自己是全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