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对单纯的怀念

156次浏览 已收录

  思想是没有嘴的,无法解释什么,也无法要求什么。我沉默沉静地与路人擦肩而过,继续着我的日子,继续着我的向往和寻求,也继续着我对单纯的怀念这个夏天,心怀叵测般阴晴不定。每天,我都要脱离城南的家,坐上公交车,沿着了解的大街一头扎进城市的心脏部位,到了傍晚,才回到自己的家里。这个城市是如此单调,重复的日子让一些匆忙的人陷入了一种不易发觉的麻木,像我这样日子的人许多,没有人会考虑城市与尘世的差异。一位脱离家乡许多年的朋友,曾嘱我给她寄些家乡的黑木耳。她说也不是买不到,只是外面黑木耳的加工进程凌乱,会加些有毒的东西,故乡寄去的都是单纯和良知。何况上面还有亲戚朋友手的温度与黑木耳的温度。那种木耳是了解的,摸上去,吃起来,更能轻易地触摸到她的心。我常常会给她寄些家乡的特产,虽然我当时不是很了解那种触摸的感受,单就我们之间单纯的友谊,就足以让我这样做了。现在,我也身在异乡,总是不习惯当地的饮食,才逼真地体会到朋友说的那种触摸是怎样一种感受。那是一种单纯的思乡之情,是一种凌乱对单纯的怀念和回想。

  。我们都是被世俗绑架的路人,用自己的芳华与单纯去和世俗和睦地沟通,妄图在都市的窗明几净中争得一份自己的空间。耳边的时光无语自流着。我初步考虑我走过的路,以及眼前的路。我一贯妄图去寻觅一条通往单纯的路,然后用神话的本质去靠近它。所以,我不停地问询路人,他们只是狡黠地笑着挥挥手,随即就消失了。是的,在他们的眼里,我只是一个古怪而哗众取宠的路人。在听到他们笑的一会儿,我感到一阵隐痛。我知道我来的旅程,也知道我去的政策,却在从起点到结束的寻觅中迷失了方向。其间,下了一场暴雨,重温了一部电影。电影的名字叫《玻璃是透明的》。说的是一个刚刚从乡下来到城里打工的青年,总算在一家饭店中安顿下来。他勤劳肯干肯学习,心肠又好,只是常常忙乱时总会撞在透明的玻璃上,鼻口流血不说,还要挨老板的责骂,因为他总是记不住玻璃是透明的。渐渐地,日子久了,透过玻璃,他看到了许多自己早年无法梦想的作业,他看到了许多夸姣和不夸姣的作业。他困惑了。直到有一天,他总算记住了玻璃是透明的,当他不会再撞上去的时分,竟然被老板辞退了。原因就是他有一双单纯的眼睛,老板受不了有这样一双眼睛在时时间刻注视着自己,哪怕是隔着玻璃。青年又一次成了一个游走的人,漂泊的人,一个在路上的人。青年或许还会撞上另一处玻璃,或许作业得很顺利,抑或他回到了家乡,却意外地与家乡的玻璃撞个满怀。他了解了城里的玻璃,他会不会又一次困惑呢?玻璃是透明的,世俗是混沌的。当混沌的世俗也如同玻璃相同透明单纯时,我就无法安之若素地日子了。我希望自己是《地下铁》中的那个盲女,可以在地下铁里走来走去,寻寻觅觅,累了,就坐下来,同过往的行人聊聊天。那里有许多椅子,只需盲女一个人坐下来了,其他的人都在盲目地走着,寻觅着。他们都是视力正常的人,反而看不见这许多的椅子,凌乱的心态迫使他们视若无睹。实在看见的,只需单纯的盲女,她单纯地知道,累了就坐下来休憩一会儿,椅子就是用来坐的。更多的时分,我觉得自己像一只田鼠,活在地下,似乎是在进行一次永久的睡觉。我不是个单纯的人,我只是没有不单纯,单纯是一个很高难度的东西。所以,我看见了我混浊的心灵对单纯的向往。每到此时,我的心又会针扎般的苦楚,这是缘于对夸姣事物的寻求和向往。这是一个没有信奉的时代,无知,懒散,游手好闲,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干不了。当我把这些告诉别人时,他们只是挥挥手,一笑了之。所以我对自己说:知道就知道了吧,没有人想知道你知道了什么,当他们知道了你是怎样知道的之后,就只怕自己会知道了。其实,日子也需求一种风格,一种文本,一种寻求和向往。在时间和空间的距离里,凌乱和单纯相生相克,互相转化,构成了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玻璃是透明的》中的老板是凌乱的,她受不了青年单纯的目光。就在她受不了单纯目光的一同,她又是单纯的。她在惧怕单纯,但她更怀念单纯。这就是日子在都市里的还具有必定单纯的凌乱人对单纯的怀念吧。比如那位让我邮寄家乡特产的朋友,她挂念的就是单纯。比如地下铁中的盲女,她能看见的只需单纯。比如我,日子在凌乱之中,却一向无法定心对单纯的怀念与寻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