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哥儿不一定都是败家子

60次浏览 已收录

  寇准出生于官僚之家,从小放荡不羁,颇爱飞鹰走狗,是个典型的公子哥儿。好在母亲要求严峻,对他的学习抓得紧,才使他19岁就得以高中进士,步入了衣食无忧的公务员部队。因为才华优秀,寇准的官职噌噌噌地往上升,终究当上了宰相。身为领导干部,寇准工作上很极力,出过许多政绩,但公子哥儿的习性却从来没改正:唱歌跳舞,公款吃喝,还喜欢豪华的局势。寇准喜欢吃吃喝喝,特别喜欢夜宴。出任邓州(今河南邓州)知州时,他就常常组织伙伴朋友焚膏继晷地宴饮。当时,一般人家是舍不得用蜡烛的,没钱嘛,往往早睡。而知州府不只大厅里烛光通明,就连马棚、茅厕这些当地都今夜点着蜡烛,往往烛泪成堆,

  。寇准爱酒,近乎张狂。他在永兴军(今陕西西安)任通判时,不论对方官职大小、方位凹凸,只需是能沾酒的,必定拉来碰杯,不醉不干休。他有个副手能喝两杯,寇准天天拉着他陪酒,但人终究是血肉之躯,海量也经不起车轮战,没几天,副手便病倒了。但是,寇准一点点没有停杯的意思,继续拉他战争。眼看性命都要搭上了,副手的老婆心急如焚,终究不得已,竟然一纸讼状告到了衙门,才在寇准的酒杯下救出自己的老公。至于玩,寇准也是花招百出,什么都想玩,什么都会玩。每当生日,他就早早搭起彩棚,大摆宴席,十分豪华。酒足饭饱之际,他还穿戴黄道服,头上插花,胯下骑马,与朋友们嬉戏玩乐,不断创新花招。但是,黄道服终究只需皇帝才华穿,加上他吃喝玩乐的标准靠近皇帝,宋真宗知道后怒气冲冲,对宰相王旦说:寇准什么都效法我,这怎样行?好在王旦了解寇准,他呵呵一笑说:寇准什么都好,就是偶尔不明事理,有点傻。王旦这样说,皇帝欠好再发怒,只得尴尬地说:是啊,的确有点傻。寇准虽然是个公子哥儿,但口碑还不错。后来,宋仁宗时期的宰相夏竦也寻求豪华,却遭斥责。夏竦十分不解,对家里的门客说:寇准日子豪华,生前死后皆无人责怪,但为什么说我坏话的人那么多?门客给夏竦讲了一个故事:一次,寇准与部下一同去野餐,正喝得起劲,遽然听到一阵驴车铃声,寇准派人一问,原来是一个任期已满的外地县令拉着行李路过。虽然素昧平生,但是寇准却像对待老朋友相同,热心肠聘请县令入席,开怀畅饮。门客说:寇准对待陌生的路人都如此热心,而您身为宰相,对待部下、同僚却连最基本的礼节都没有。点评不同,这是不移至理的啊!寇准对日子质量要求极高,但私心不算太重,不营私产,有酒咱们喝,有福咱们享,光明磊落,有情有义。据《国老谈苑》记载,寇准任宰相30年,从没置过房产,处士魏野早年赠诗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寇准因此得了个无地起楼台相公的雅号。魏野此诗还撒播到了漠北,契丹人也对寇准十分敬佩。宋真宗末年,契丹使者访问京城,点名要拜见无地起楼台相公,当时寇准正被贬至偏远之地,宋真宗不得不立即把他召回,从头重用。公子哥儿不一定都是败家子,这在寇准身上得到了印证。